新浪除了微博一无所有

秘书处 新闻资讯评论1,391字数 2201阅读7分20秒阅读模式

2017 年底的乌镇,曹国伟坐在河边的一张茶桌旁,与坐在对面的老朋友丁磊交谈甚欢。

那年的新浪风头正劲,在微博增长的拉动下,新浪全年净营收大涨 54%,股价也在一路走高,并即将在一个月后迎来新的市值巅峰。“新浪已重返成长轨道”,面对媒体,曹国伟意气风发道。

新浪除了微博一无所有

隔桌而坐的丁磊则陷入踌躇,游戏拉动的增长到达瓶颈,音乐、电商等新业务“叫好不叫座”,公司股价在 50 美元附近震荡徘徊。

彼时,两家门户时代的“同窗”面临截然相反走势,很难想象,3 年之后,当网易市值突破 900 亿美元之时,新浪却以“私有化”挥别资本市场。

2021 年 3 月 23 日,新浪宣布完成私有化,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。

至此,这家最早去美股“吃螃蟹”的中国互联网公司,在上市 21 年后,转身离开资本的舞台,成为一家由管理层控制的私人企业。

随后,新浪董事长曹国伟发出一封全员信,阐释为何做出私有化决定,以及私有化会对公司发展带来哪些影响,字里行间透露出,私有化后的新浪将谋求更加多元化业务布局。在信件的结尾,曹国伟强调,“新浪私有化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,而是我们用一个新的架构更好地去开拓未来”。

总结而言,中国互联网“先驱”新浪,正试图避免变成时代的“前浪”,私有化,是过程中的关键环节。

按照当前市场的普遍猜测,离开纳斯达克后,新浪大概率将在港股重新上市,这样做的意义,在于重估公司价值。

新浪在美国资本市场的表现非常低迷。截止 3 月 22 日收盘,新浪股价 43.26 美元,总市值为 25.8 亿美元。

这里有新浪自身的问题。新浪的核心优质资产都在微博,其营收占到新浪总营收的 8 成。但 2014 年微博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后,新浪留下的就只有新浪网和新浪移动两项核心业务,做的还是新闻和门户网站的“古早”生意,对投资者欠缺吸引力。

但新浪也确实遭遇了不合理的低估。要知道,百度在美股的估值甚至不及其流动资产数量——根据新浪 2020 年财报显示,截至当年 12 月 31 日,微博拥有现金、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为 35 亿美元。

美股看不懂中概股公司,这是个普遍存在的问题。像新浪这类公司,其运营主体、用户和业务都在中国,海外投资者既不使用其产品,也不熟悉其业务布局,对新增长点反应迟缓,也很难理解中国市场的逻辑。

以百度为例,在美股,它的定位至今仍停留在“中文版的 Google”,本质是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,AI 的增长价值并未得到全面释放,包括自动驾驶在内的前沿业务未得到很好的体现。

而选择回归后,中概股公司往往都能获得更高的估值。阿里、网易、京东在回归港股后,股价分别上涨了 20%、21% 和 48%,阿里在美股的市盈率只有 26,而回归港股后,阿里市盈率达到了 33,腾讯港股则更高,接近 46。

不出意外,新浪很可能“复刻”当年 360 的路线,先私有化,随后更换地点重新登录二级市场。

若成功回归港股,新浪估值不排除有大幅上升的可能。毕竟,就在新浪退市当天,微博市值接近 119 亿元,是新浪的 4.9 倍。而新浪作为微博第一大股东和实控人,目前仍持有微博约 45% 的股份,按此计算,近这一部分股权价值便超过 53 亿美元,是微博市值的 2 倍多。

从估值角度而言,新浪很难拒绝这样的诱惑。但着眼长远,新浪如何摆脱单一收入渠道、找到第二甚至第三增长曲线、讲出可持续的新故事,才是问题的关键。

新闻、门户等”昨日黄花”显然已不能支撑起投资者对新浪的期待,问题是,微博也涨不动了。

2017 底到 2018 年初的巅峰之时,微博市值一度冲破 300 亿美元大关,但此后,它却遭遇了严重的增长困境。

微博的数据很尴尬。在 2020 年第四季度之前,微博净营收已经连续跌了 4 个季度,甚至一向保持两位数增长的 MAU(月活)和 DAU(日活),也罕见地出现了连续下滑。换句话说,微博的获客成本正在大幅提升,同时,将流量变现的能力更弱了。

这背后,既有互联网红利结束的大背景,更主要的,则是受到了新社交的分食——抖音、快手占据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的流量,B 站签走大量优质内容创造者,细分内容里还有小红书、豆瓣、知乎等垂直 APP 来瓜分。

从盈利模式来看,微博仍是传统的互联网产品,超 80% 的收入靠卖广告,增长曲线与广告收入牢牢绑定。2017 年最高时,微博单季度广告收入增速高达近 20%,作为对比,这个数字现在已经降到了 12%,2019 年这个数字甚至一度低至 2%。

当年从门户时代一起走来的“友商”们,都开拓出了多条业务线,并且能在产品间高效导流。比如网易,游戏之外,网易用邮箱的流量实现云音乐和电商的冷启动,将有道词典用户转化为在线教育的第一批用户;腾讯的触手伸到了互联网的每个角落;即便是“最菜”的搜狐,也有畅游游戏+视频的双布局。

新浪应该清楚单一增长极的脆弱性,但在微博壮大后,新浪似乎就躺平进了舒适圈,懒得再“折腾”。

2019 年,微博推出内容社交平台“绿洲”,想讲“种草”的故事,但收效甚微。

近几年来,新浪唯一能被成为大胆的尝试,只有金融。据《华夏时报》,截止去年 10 月,新浪已经集齐 7 张金融牌照,涵盖第三方支付、基金代销、消费金融、商业保理等。显而易见,无论是开展小贷还是其他金融业务,新浪最明显的优势就是互联网流量。

但想靠金融画出第二增长曲线并不轻松。

支付市场格局已定、专业金融服务门槛又高,这种情况下,小贷将是撑起新浪金融的核心。只不过,在一个所有 APP 都在“求着”客户借钱的市场里,我们现在还很难从微博身上看到突出的竞争力。加之金融监管收严,新浪的金融业务还面临诸多不确定性。

weinxin
我的微信
微信扫一扫
秘书处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29日 23:51:06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hktv.tv/information/2020/09/29/286.html
评论  0  访客  0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确定